鲸鱼君君

苏小姐心里装了一个人,她谁也没告诉。


苏员外年轻时下海经商,也攒下来不少的家底。苏小姐作为苏员外的独女 打小就是蜜罐子里泡大的,什么样钟灵毓秀的公子哥没见过,偏偏那个人,随便一笑就把她勾了魂儿了。


故事很俗,和苏小姐打小看的话本一样。那天是庙会,苏小姐和丫鬟走散了,不知怎的,就到了一条没什么人的小巷子里。又不知怎的,遇着了两个街边混混,正欲行不轨之事,他就带着一身清风霁月出现了。


说来也怪,这英雄救美之事苏小姐也不是没遇见过,偏偏就他一个,随便对她一笑,便让她觉得心上开出了一朵花儿。


明儿就是七夕,苏小姐收到了他差人送来的信,说是明日城郊小桃林处,备下了好酒好菜,只盼一聚。苏小姐攥着信,心里像吃了蜜似的。


隔天,苏小姐换上了刚做的衣裳,提着两壶好酒,遣散了丫鬟随从,欢欢喜喜的就去了桃林。


夜深了,苏府上下却不见苏小姐的踪迹。


第二天。


“听说了吗,城郊那小桃林死人了!”


“我知道我知道,是那苏府的苏小姐吧,听说死状可吓人了,跟放了好几年的干尸似的。”


“唉,这是今年死的第五个了。这日子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哟!”


日常混水摸鱼的睡前脑洞

苏小姐近日总爱去街口的小茶楼,常常是随便点上一壶茶在二楼靠窗的位子望着窗外坐上一天。


苏小姐在看什么?


顾先生刚刚留学归国,家里长辈给谈了一门亲事,听说那户小姐姓苏,性子是顶顶的好,在这小城里出了名的大家闺秀。


顾先生每日都要路过街口的小茶楼,回回总见着楼上有位姑娘,偶尔对上一眼,含羞带怯的,煞是可爱。顾先生差人打听了,那姑娘姓苏。


家里给定下了婚期,在一个月之后。按照习俗,成亲前小辈是不能见面的,家里也就没给安排。


苏小姐今儿个照例去了街口那小茶楼,点上一壶茶,坐上一整天,然后怅然若失的回了家。对了,回家路上还见着有人家在办喜事,不知道为何,苏小姐总觉着有股子胸闷的感觉。


顾先生换上了喜服,牵着红绣球和新娘子拜了天地,想想茶楼上苏小姐含羞带怯的样子,不自觉的也挂了抹笑。


顾先生陪着亲朋好友喝过了酒这才回了新房。新娘子端坐着,顾先生从旁取了喜秤掀了盖头。原有的三分欢喜两分微醺霎时间变成十分惊吓,酒醒了。


原来,不是那位苏小姐。